2022农药新品种早知道


关注农药的都知道,杀菌、除虫、除草这三项是农作物成长期内必要的程序,那么关于这三项什么用?这里都帮你整理好了,杀菌剂氟唑菌酰胺、氟唑菌酰羟胺、氟噻唑吡乙酮、Revysol,杀虫剂三氟苯嘧啶、氟吡呋喃酮,除草剂氟氯吡啶酯、氯氟吡啶酯、氟吡草酮,杀线虫剂NemaStrike。这些品种刚刚上市或很快上市,虽小荷才露尖尖角,却早有蜻蜓立上头。一方面,这些品种已经展露出很强的市场增长潜力;另一方面,它们已经受到市场的高度聚焦。处于市场转型期的国内公司也在密切关注这些重磅产品的市场动态,考察它们的产品性能,权衡将其作为“储备品种”进行开发的内在价值。


1.杀菌剂


1.1氟唑菌酰胺(fluxapyroxad)——SDHI类杀菌剂市场的领军产品


无论是从杀菌剂市场,还是从全球农药市场来看,琥珀酸脱氢酶抑制剂(SDHI)类杀菌剂都是增长快的产品类型,近5年的复合年增长率高达30%。尤其是在全球农药市场持续低迷的大环境中,SDHI类杀菌剂备受瞩目。


近年来,SDHI类杀菌剂中,结构新颖、高效、广谱的新品不断涌现。目前,全球已上市和接近上市的SDHI类杀菌剂已达25个,参与研发的公司有10余家。其中,先正达和拜耳的上市产品均达到4个。


SDHI类杀菌剂近几年的市场走势“无可挑剔”。其中,坐拥5亿美元以上潜在市场的重磅产品就有多个。像先正达氟唑菌酰羟胺的年峰值销售额将超7.50亿美元,苯并烯氟菌唑与嘧菌酯复配产品Elatus的年峰值销售额将超10.00亿美元,氟唑环菌胺的年峰值销售额将达5.00亿美元;巴斯夫氟唑菌酰胺的年峰值销售额将达6.00亿欧元……SDHI类杀菌剂中,同时拥有如此众多的重磅产品,即便是甲氧基丙烯酸酯类杀菌剂也不得不对其“高看一眼”。2022年,氟唑菌酰胺赶超了霸占多年首席地位的“同胞兄弟”啶酰菌胺,坐上了SDHI类杀菌剂市场的头把交椅;2022年,保持了这一优势。然而,榜单总是动态的,领军地位稍有不慎就会“花落旁人”。


氟唑菌酰胺为巴斯夫发现的联苯吡唑酰胺类杀菌剂,它高效、广谱、持效、选择性强,具有优异的内吸传导性,预防和治疗作用兼备。可有效防治谷物、大豆、玉米、棉花、油菜、果树、蔬菜、甜菜、花生、草坪和特种作物等的主要病害,如由壳针孢菌、灰葡萄孢菌、白粉菌、尾孢菌、柄锈菌、丝核菌、核腔菌等引起的病害。


据称,氟唑菌酰胺在绝大多数作物上比三唑类杀菌剂具有更好的治疗作用,比甲氧基丙烯酸酯类杀菌剂具有更好的保护作用。


由于SDHI类杀菌剂作用位点单一,抗性发展水平较高,因此,国际杀菌剂抗性行动委员会(FRAC)建议,将该类杀菌剂与其他不同作用机理的杀菌剂复配使用或者轮换使用。巴斯夫严格遵循了这一原则,开发了氟唑菌酰胺的多个复配产品,配伍产品包括:氟环唑、吡唑醚菌酯、苯醚甲环唑、氟环唑+吡唑醚菌酯、吡唑醚菌酯+甲霜灵等。


2012年,氟唑菌酰胺上市。巴斯夫打算将其引入世界上70多个国家,用于100多种作物上。氟唑菌酰胺现已在绝大多数主要市场取得登记,像法国、巴西、美国、德国和等。


氟唑菌酰胺上市以来,销售额逐年放大。2012年上市首年便取得了0.95亿美元的销售额;2022年攀升至历史的水平,销售额为4.10亿美元。2012—2022年间,氟唑菌酰胺的复合年增长率高达44.1%。


巴斯夫预测,氟唑菌酰胺的年峰值销售额可达6.00亿欧元。谷物是氟唑菌酰胺的大用药作物,其次为大豆,2022年两者占据了氟唑菌酰胺81.4%的市场份额。法国和巴西是氟唑菌酰胺重要的国家市场,两国坐拥了氟唑菌酰胺的半壁江山。2022年,氟唑菌酰胺在欧洲地区的市场,其次为拉丁美洲,这两个地区已经收获了氟唑菌酰胺市场的七成五。2026年2月14日,氟唑菌酰胺在的化合物专利到期。


1.2氟唑菌酰羟胺(pydiflumetofen)——先正达上市的第4个SDHI类杀菌剂


近日,先正达在北京召开了以“科技与创新”为主题的博览会。这是化工收购先正达之后,先正达创新实力在的首次“军演”。会上,先正达特别提到了SDHI类杀菌剂中的氟唑菌酰羟胺,这是公司继吡唑萘菌胺、氟唑环菌胺、苯并烯氟菌唑之后上市的第4个SDHI类杀菌剂。在先正达上市的4个SDHI类杀菌剂中,苯并烯氟菌唑和氟唑菌酰羟胺的市场潜力更大。


氟唑菌酰羟胺是先正达发现、开发并生产的吡唑酰胺类杀菌剂,2022年上市,这是SDHI类杀菌剂中新上市的一个产品。先正达首先推出了氟唑菌酰羟胺的单剂Adepidyn及其与苯醚甲环唑的复配产品MiravisDuo。先正达高调预测其年峰值销售额将突破7.50亿美元,这是SDHI类杀菌剂中具市场价值的产品之一。


氟唑菌酰羟胺高效、广谱,适用于谷物、玉米、大豆、油菜、蔬菜和特种作物等,防治包括灰霉病、褐斑病、叶斑病、菌核病、白粉病、赤霉病等在内的许多病害。


2022年11月,氟唑菌酰羟胺在阿根廷首获登记;2022年在该国上市。先正达亦已向美国申请登记氟唑菌酰羟胺单剂及其五元复配产品(氟唑菌酰羟胺+苯醚甲环唑+咯菌腈+嘧菌酯+丙环唑);氟唑菌酰羟胺在欧盟的登记仍悬而未决。


2029年11月30日,氟唑菌酰羟胺在的化合物专利到期。


前面已经提到,SDHI类杀菌剂中的重磅产品较多,这也是该类产品目前受关注的原因。


近年来,新上市的SDHI类杀菌剂的市场增长更快,总体上超越了该类产品。所以未来,SDHI类杀菌剂仍具备大幅增长的潜力,它将持续领涨杀菌剂市场。据PhillipsMcDougall公司预测,2022年,SDHI类杀菌剂的全球销售额将达22.00亿美元,2022—2022年的实际复合年增长率为6.9%。


1.3氟噻唑吡乙酮(oxathiapiprolin)——用量的全新卵菌纲杀菌剂


在杂环类化合物中,氟噻唑吡乙酮结构“奇葩”,分子中顺序排列着噁唑、噻唑、哌啶和吡唑等4个杂环,从而赋予该产品非同一般的产品性能,成为杜邦和先正达争相开发的“香饽饽”。


据杜邦预测,其氟噻唑吡乙酮的年峰值销售额将突破2.00亿美元;而先正达预计,其氟噻唑吡乙酮的年峰值销售额将超过1.50亿美元。两公司皆已将氟噻唑吡乙酮定位为超亿美元产品,并在全球展开了登记和上市的大比拼。


1.4Revysol(mefentrifluconazole)——新开发的三唑类杀菌剂


众所周知,巴斯夫特别注重创新,特别擅长杀菌剂产品的开发,像甲氧基丙烯酸酯类杀菌剂中的吡唑醚菌酯、三唑类杀菌剂中的氟环唑、SDHI类杀菌剂中的氟唑菌酰胺等,都给市场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


当人们一直以为三唑类杀菌剂无新品上市之时,Revysol(mefentrifluconazole)浮出水面,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它是巴斯夫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新产品。


Revysol是异丙醇三唑类化学结构中的第1个产品。公司称,这将是巴斯夫有史以来的上市产品。Revysol将在全球50多个国家上市,用于60多种作物。


目前,巴斯夫的大产品为吡唑醚菌酯。2022年,其全球销售额为7.65亿美元;2022年,曾问鼎10.00亿美元的历史销售记录。如果Revysol没有10.00亿美元的市场体量,巴斯夫不太可能夸下海口。


Revysol的上市无疑给巴斯夫的杀菌剂团队增添了一员猛将,它将与公司的另两个重磅产品吡唑醚菌酯和氟唑菌酰胺一道,形成巴斯夫杀菌剂中的三辆重型战车。


总之,Revysol留给市场太多的想象空间……


2杀虫剂


2.1三氟苯嘧啶(triflumezopyrim)——防治各种稻飞虱的介离子类杀虫剂


介离子类杀虫剂是全球研发的新热门,目前开发的产品只有两个:三氟苯嘧啶和dicloromezotiaz(开发代号为DPX-RDS63)。两产品皆来自于杜邦,均为水稻用杀虫剂。


三氟苯嘧啶是杜邦(现在的“陶氏杜邦”)历经10年研发、专为亚太地区打造的、主要用于水稻防治稻飞虱、具有新颖作用机理的介离子类杀虫剂。


2022年1月7日,美国杜邦公司96%三氟苯嘧啶原药和10%三氟苯嘧啶悬浮剂(商品名:佰靓珑)在我国获准临时登记,这是三氟苯嘧啶在我国首获登记;2022年8月31日,两产品在我国获准正式登记。2022年11月21日,在“植保双交会”召开前夕,佰靓珑在隆重发布,这是陶氏化学和杜邦在今年8月31日完成合并后在上市的第1个新产品。


三氟苯嘧啶的作用机理不同于常规杀虫剂,虽作用于烟碱乙酰胆碱受体(nAChR),但与新烟碱类等杀虫剂无交互抗性。


国际杀虫剂抗性行动委员会(IRAC)将烟碱乙酰胆碱受体(nAChR)竞争性调节剂归于第4组,组内现有11个有效成分。根据作用机理的不同,这些产品又被分成了5个亚组。Group4A涵盖7个新烟碱类杀虫剂:啶虫脒、噻虫胺、呋虫胺、吡虫啉、烯啶虫胺、噻虫啉和噻虫嗪。Group4B仅含烟碱类杀虫剂烟碱。Group4C只包括亚砜亚胺类杀虫剂氟啶虫胺腈。Group4D也只有一位成员,即丁烯酸内酯类杀虫剂氟吡呋喃酮。Group4E同样仅有一个有效成分,即介离子类杀虫剂三氟苯嘧啶。


2.2氟吡呋喃酮(flupyradifurone)——低蜂毒新型丁烯酸内酯类杀虫剂


氟吡呋喃酮是继氟啶虫胺腈之后又一个竭力与传统新烟碱类杀虫剂撇清关系的现代杀虫剂,它是Group4D中的成员。


为了解决新烟碱类杀虫剂对蜜蜂的毒性问题,拜耳开发了对蜜蜂安全的氟吡呋喃酮。该产品是新型丁烯酸内酯类化合物,可用于许多作物,有效防治主要刺吸式口器害虫。


氟吡呋喃酮作用于靶标害虫的中枢神经系统,为烟碱乙酰胆碱受体(nAChR)激动剂。类似于天然神经传递素乙酰胆碱,氟吡呋喃酮也键合到受体蛋白,激活受体产生生物反应,使神经细胞处于激动状态。但与乙酰胆碱不同,氟吡呋喃酮不能被乙酰胆碱酯酶失活,从而导致突触后受体性开放;其持效作用导致昆虫神经系统失调,继而致其崩溃。


但氟吡呋喃酮与Group4其他亚组中的有效成分具有不同的药效基团。因此,它与新烟碱类杀虫剂几乎没有或没有交互抗性,非常适用于害虫的性治理抗。


氟吡呋喃酮具有内吸、触杀、胃毒和渗透作用。其速效、高效、持效,对环境友好,毒性低。氟吡呋喃酮能使害虫迅速停止取食,可有效防治传播病毒和细菌的媒介害虫。


氟吡呋喃酮广泛用于蔬菜、马铃薯、黄瓜、西瓜、果树、咖啡、可可、棉花、大豆(种子处理)以及其他大田作物等,高选择性地防治主要刺吸式口器害虫,如蚜虫、粉虱、木虱、叶蝉、介壳虫、甲虫、潜叶蝇、粉蚧、软蚧、柑橘木虱、象甲和蓟马等。对抗新烟碱类杀虫剂的害虫效果特别好,并有助于作物生长,提高作物品质。


3除草剂


3.1氟氯吡啶酯和氯氟吡啶酯——双骄合璧,打造除草剂市场新天地


陶氏益农是合成激素类除草剂坚贞不渝的拥趸。从早上市的2,4-滴到新开发的氯氟吡啶酯,陶氏益农始终没有离开过队伍。正因为这份执着,陶氏益农在该领域收获颇丰。


2,4-滴上市70余年,经久不衰,目前仍为公司的重要产品;氨氯吡啶酸现已成为吡啶羧酸类除草剂中的首席产品;氯氨吡啶酸以更高活性迅速占领市场;公司新开发的氟氯吡啶酯和氯氟吡啶酯更是受到全球瞩目,它们将成为抗性治理领域的重要利器……


氟氯吡啶酯和氯氟吡啶酯在名称上如此接近,在结构上非常相似。它们是“同门兄弟”,是合成激素类除草剂中具有新颖芳基吡啶甲酸酯类化学结构的仅有的两位成员。


陶氏益农“双骄”合璧,全力打造芳基吡啶甲酸酯类除草剂市场的新天地。


合成激素类除草剂为天然激素模拟物,通过破坏植物生长调节进程而起效。当该类产品与靶标位点结合后,会诱导细胞内相关生命活动暴增,导致敏感植物生长失控,终导致其死亡。


合成激素类除草剂普遍具有吸收和传导性能好、症状发展相似、起效快、适应多种耕种体系等共同点;同时因为靶标比较复杂,目前确定了的靶标位点就有6个,因此不易产生抗性。


与传统的合成激素类除草剂相比,氟氯吡啶酯和氯氟吡啶酯与受体结合的方式独特,它们的靶标位点不同,且其与位点间的亲和力更强。TIR1、AFB5是合成激素类除草剂中两个重要的靶标位点。当除草剂与靶标位点结合非常紧密时,其用量显著降低,尤其是与AFB5紧密结合,导致氟氯吡啶酯和氯氟吡啶酯用量大幅下降,除草速度更快,且与其他除草剂无交互抗性。


3.2氟吡草酮(bicyclopyrone)——重磅HPPD抑制剂类除草剂


现实很残酷,在除草剂行业过去20年的发展中,没有发现全新作用机理的化合物;在未来的10年里,也难有全新作用机理的除草剂上市。所以,采用全新作用机理的除草剂来应对抗性杂草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但值得庆幸的是,还是有一些除草剂类型其抗性发展缓慢,如合成激素类、对羟基苯基丙酮酸双氧化酶(HPPD)抑制剂类等。氟吡草酮(bicyclopyrone)便是新上市的HPPD抑制剂类除草剂。


氟吡草酮是先正达继硝磺草酮之后开发的又一个重磅三酮类除草剂。目前,硝磺草酮约占HPPD抑制剂类除草剂市场的半壁江山。而该类除草剂近年来增长势头较好,并不断有新产品上市;尤其是拜耳和先正达已达成协议,共同开发耐HPPD大豆。随着此项技术的登记和商品化,将会给许多HPPD抑制剂类除草剂迎来重大利好,带动该类产品进一步增长。


4杀线虫剂


4.1NemaStrike(tioxazafen)——全新化学结构的新杀线虫剂


在传统的六大跨国公司中,孟山都排名第五。然而,与其他五大公司相比,孟山都鲜有农药新产品上市,这与孟山都在农药创新领域投入较少有关。


在孟山都的总市场中,农药约占1/4的权重。众所周知,孟山都在草甘膦及耐草甘膦转基因作物领域精耕细作,基于此,赚得盆满钵满。


今年初,孟山都公布了2022年度产品研发线,涵盖了五大技术集成平台,包括育种、生物技术、作物保护、生物制剂及数据科学等。孟山都称,公司连续4年20多项研发项目取得阶段性进展,14款产品即将进入商业化阶段,前所未有。由此可见,孟山都仍是不折不扣的创新型公司,只是其投资方向有所侧重。了解了杀菌、除虫、除草的新品,今年你还会不知道农作物怎么养护吗?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