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大蒜价格大跌,“蒜你狠”为何变为“蒜你惨”?


大蒜作为百姓餐桌上的主要食材,近年来价格却屡屡上演“过山车”一般的行情。经历过2022年“蒜你狠”的价格高峰后,今年的大蒜价格却“狠”不起来。同样的蒜,去年一公斤卖到10元,今年一公斤只能卖到1元。个别产区大蒜价格跌至十年来最低。目前各地的蒜价如何?本次蒜价大跌的根本原因在哪里?



在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新蒜和冷库储存的大蒜均有销售,大蒜批发均价目前为每公斤4.1元,去年同期为每公斤15.5元。


周锦臣在市场做大蒜生意已经有21年了,他告诉记者,现在大蒜交易还没有到高峰期,估计到六月初来自安徽、河南、江苏、山东的大蒜会大面积上市。


周景臣 大蒜经销商:2022年大蒜总体上不太乐观,因为河南、江苏和山东金乡、山东聊城,这些主产区,2022年是大丰收。


记者在交易区看到,交易大蒜的车辆有来自江苏、河南、河北,几位商户告诉记者,去年的冷库蒜都是赔钱销售。


大蒜经销商:现在冷库的干蒜卖到1.1元、1.2元(一斤),都赔了,一斤能赔1元多钱。


大蒜经销商:2022年新蒜,现在卖1.2元、1.3元(一斤),赔钱,(蒜农)也赔钱,(销售商)也赔钱,都不挣钱。


大蒜作为一种调料,本轮价格的大跌对普通老百姓来说影响不大。可对于一些用蒜量大的餐饮企业来说,感受就比较明显了。


在北京一家四川串串火锅店,负责人告诉记者,店里的小料和底料都需要用到大蒜,每天用蒜的量在四、五十斤左右。


邓勇 四川串串火锅负责人:一锅底料,我们的大蒜要占到1/4 这样的比例,前几年(蒜价)高得太离谱,高的时候卖过13元(一斤),现在的这个蒜价,相对来说市场比较平稳,现在3元多、4元钱(一斤),降下来一倍多了。


从“蒜你狠”到2022年的“蒜你惨”,北京新发地市场的一些蒜商认为,近两年来各地人为的扩种大蒜,是造成今年大蒜价格“大起大落”的重要原因之一。


蒜商的分析是否准确?2022年各地大蒜种植的规模又是如何?带着疑问,记者来到了大蒜产地之一的云南弥渡县。


大蒜产地——云南弥渡


记者来到弥渡县时,地里的大蒜已经挖完。最近一段时间由于蒜价太低,即使成本价出售都少人问津。蒜农白开富和村里其他人一样,把地里的大蒜全部收回家,晾晒干后可以再等待两个月左右,期望能等来一个好价钱。


蒜农 白开富:现在行情不好,蒜要放一下,我一般卖蒜的时候都要到五月端午,到火把节前后,我们才开卖。


同村的李文利家里去年种了七亩大蒜,看着家里晒干的大蒜,他的心里也是忧心忡忡。


蒜农 李文利:跌得太多,2022年三亩地还卖不到2022年一亩地,再等行情,2022年也不会好了。这个大蒜在家里面放着,就是现在离端午不是还有一段时间嘛,到那个季节,这些蒜的水分又更少了,到了立夏节更少,到了八月十五,蒜就要出芽了。


弥渡的大蒜因味浓且口感辛辣,一直是市场上的畅销品,在弥渡有一种独头蒜,价格一直很稳定,但因为今年的市场行情不好,独头蒜的价格也一降再降。


蒜农 李文利:那个独头蒜现在也不行了,这两天只是3元一公斤左右,往年好像独头蒜是卖得最好的那个独头如果说按照往年,那个价就是8元多(一公斤)。


在弥渡,因为蒜价下跌,把蒜压在家里不卖的并不是个别现象。蒜农们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种植一亩大蒜,种子、化肥、水、用工等成本5600元,收获蒜900公斤,蒜苔300公斤。按今年的平均价格蒜薹可卖2400元,大蒜可卖2700元,一共5100元,大至每亩会亏本500元。


位于弥渡县的滇西蔬菜批发市场,是一个辐射全国和东盟国家的蔬菜交易中心。这里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在市场交易大蒜的商户比去年少了将近两倍。


李寿 云南省滇西蔬菜批发市场经理:现在大蒜(价格)下滑,往年像外面的,出口量也大一点,但是2022年出口量小一点,整个市场就疲软下来了。


李寿告诉记者,近几年大蒜价格一路上扬,导致大蒜种植面积逐年增多,新蒜上市价格就跌到了十年以来的低谷。


弥渡大蒜交易市场,作为弥渡县大蒜交易的专业市场,一直以来都是周边乡镇大蒜交易的集散地,但是记者赶到这里时,交易市场内显得很冷清。


蒜农:2022年太亏了,连工钱都付不起,还是自己挖的蒜,现在不卖不行,不卖再放一会儿,蒜就空瘪了。


蒜农:成本都没有赚回来,赶紧卖完都不够本金的钱,还有工钱、化肥钱这些(都没有)。


蒜农告诉记者,表面看来市场上的大蒜不是很多,其实很多蒜都囤积在蒜农家里,大家都在观望,都在等一个合适的价格出手,可是每天价格不断地波动,让蒜农们忧心忡忡。


市场上前来交易的商户们都是询价,了解市场行情,真正出售交易的很少,市场管理人员告诉记者,交易数量也是直线下降。


根据大蒜交易市场给出的数据,紫皮瓣蒜单价从去年的每公斤5.2元跌至1.4元每公斤;白皮蒜单价从去年的每公斤8.7元跌至1.6元每公斤;独蒜单价从去年的每公斤10.5元跌至4.5元每公斤。


记者从弥渡县农业部门了解到,总的来看,近年来,全县大蒜的种植面积不断扩大,产量不断增加,成本不断上升,价格总体呈下滑趋势。2022年行情较好,大蒜价格历年最高,刺激了2022年大蒜种植面积继续扩大,导致了价格波动异常,出现价格极低年份。


大蒜产地——山东金乡


5月中旬,《消费主张》的另一路记者来到了“蒜都”——山东金乡。“世界大蒜看中国,中国大蒜看金乡,金乡大蒜看鱼山”,金乡素有“大蒜华尔街”的美称。而崔口村又是金乡大蒜种植的第一村。那么今年金乡的新蒜价格如何呢?


赵方斌 山东省金乡县鱼山镇崔口村村民:最高的时候,企业到下面收老百姓的蒜,收到6元、5元多(一斤),2022年收到3元多、2元多(一斤),这几年就2022年价格低一点,低一年,高一年,卖一年便宜的,卖一年贵的。


不过崔口村大蒜加工企业非常多,大蒜出口量非常大,这也让这里的蒜农们没有感到那么大的压力。那么其他的村镇情况怎样呢?


杨楼村全村600亩土地,今年种了550亩大蒜,地里一望无际的都是正在等着收获的大蒜。


李建田 山东省金乡县马庙镇杨楼村村支书:2022年的大蒜丰产不丰收,估计2022年得出现这几年以来最低的价格,比2022年估计,现在说能低一半吧,还只是保守说法,还有可能出现几角钱一斤的(状况),种到地里成本就得1.5元,种蒜2022年没有赚钱的,都得赔钱。


据统计,金乡常年种植的大蒜面积在70万亩左右,而现在带动周边种植区域已经超过了200万亩,这样导致大蒜产量过盛,今年蒜农们别说赚钱了,每亩地的种植成本都保不住,而且损失惨重。


在大蒜收获的季节,蒜农要趁着不下雨的时候把大蒜从地里挖出来,晾干,而此时雇人挖蒜的人工费用都要在500元一亩地,蒜农们都说今年种蒜还不如挖蒜赚得多。因为价格低,家家户户门口都堆了成包的大蒜,等着大蒜干些了,市场行情好点再去卖。


蒜农:我家种了十亩地,每亩地亏2000元,亏了2万元,明年不种了。


蒜农:赔干了,我现在看见蒜伤心,蒜是不能再种了,五年之内,一头蒜也不种。


记者随后又来到了金乡大蒜国际交易市场。


蒜农:现在是1.1元(一斤),还是好的,已经精选过的,之后应该会比这个低吧。


已经是下午3点多钟了,一大早拉进市场的大蒜没有交易一单,围观的人也不少,其中不乏有很多进货商,但是他们都在观望询价。


进货商:价格低,效益低,越便宜,他们越不吃,越贵了越吃,越贵销量越大。


进货商:前几年,市场要比现在(走货)快得多,现在没人要,2022年收鲜蒜也得1元多(一斤),你看现在哪有这个价格,(蒜农)也没人卖,那么低。


因为还没有到新蒜大量上市的时间,所以整个大蒜交易市场显得比较冷清,今天来收蒜的蒜商寥寥无几,一元左右的蒜价更加让前来考察市场的人犹豫不决。


市场的负责人介绍说,大蒜行情有“5年小周期,10年大轮回”的说法。今年与2008年大蒜价格同样处在一个周期的最低谷,当时新蒜价格低到每斤0.5元以下;5年之后的2022年,也同样是一个每斤几毛钱的低价年份。在2008到2022这个10年中,大蒜价格最高的年份是2010年和2022年,大蒜价格都高达6元一斤。


从去年开始下跌的蒜价,打了囤蒜投机商一个措手不及,在今年初纷纷“割肉”出货,一些人甚至不惜血本地清仓。


安徽蒜商:2.7元、2.8元(一斤)的蒜,0.8元(一斤)卖的,0.75元(一斤)还有小的,还有冷库费。2022年赚了300万元、400万元吧,两年赚了不到400万元,2022年赔了还不够,我应该赔了800多万元,我们五、六个老板赔了3500万元吧。


从“蒜你狠”演变为“蒜你惨”,囤蒜、炒蒜在今年已经变成了一项赔本的买卖。当一些蒜商正在硬着头皮坚持下去的时候,大蒜还未出手,价格却已经一步步跌入深渊。


徐本合 山东省金乡县大蒜国际交易市场总经理助理:大蒜最多在冷库内只能储存两年,如果有行业引导,在低价年份尽可能把大蒜转化为,能够储存四年以上的蒜片等深加工产品,在高价年份进行抛售,这样就能够实现低价年份为蒜农兜底,避免出现蒜贱伤农现象,高价年份平抑大蒜价格,让市民们都能够吃得起。


金乡大蒜出口168个国家和地区,年加工出口总量占全国的70%以上,居全国之首。今年大蒜价格如此低,对于大蒜深加工企业是否是一个利好消息呢?


汤奇伟 山东省金乡鑫诺食品销售经理:我们最终产品价格,是随着原料价格有一定波动的,2022年我们出口的价格在4000多美金,在2022年的时候,我们出口价格在1800美金、1900美金,降了将近一倍。


目前,山东等地已经开展大蒜目标价格保险。大部分蒜农都买了保险,每斤保1.7元,假设到时候干蒜卖不到1.7元每斤,政府将给予一定补助。


张作峰 山东省金乡县商务局副局长:实地对我们周边20个大蒜产区进行实地调研,及时通过短信、网站、微信、微博等媒介,发布收货、储存、销售相关信息,引导农民适时销售。


根据农业农村部的数据,4月份大蒜的均价是5.44元每公斤,同比下跌将近60%;5月上旬的价格,跌幅更是扩大到64%左右。


张晶 农业农村部蔬菜全产业链首席分析师:那么我们判断,由于现在山东和江苏的晚熟蒜的干蒜,还没有大量上市,那么后期,可能还会有一个继续往低走的过程,那么可能到这个新蒜季,就是收获季节末尾,八月份以后,可能这个价格会有所提升。


种蒜的技术门槛低,效益又不错,所以农民愿意种。“高一年,低三年,稳三年”,这是形容大蒜行情的俗语。在2022年蒜价迎来牛市高峰后,近两年全国大蒜种植面积连续增加。一位常年在新发地批发的蒜商告诉记者,去年的行情下滑后,蒜农和收购商都在赌大蒜价格会回升,种植面积和储存量不减反增。


张晶 农业农村部蔬菜全产业链首席分析师:主要是从三个方面可以入手,一个就是加强权威市场信息及时发布;一方面是加强信息进村入户,能够把这个一手的消息,通过我们的手机APP、广播电视和互联网等多种渠道,告诉农户朋友,让他们能够知道整个自己产区的情况,以至于相关产区的情况,这样选择合适时机来销售自己种的大蒜;再一个就是要持续开展种植意向调研,把我们的调控关口尽量提前,因为大蒜每年是十月份左右就开始种植了,那么我们把这个时机提前的话,可以有效指导蒜农,这一季大蒜的面积选择,可以有效防止大量扩种,造成次年低价情况出现。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