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67岁,种了16年罗汉松,感觉自己站在十字路口


每天清晨,老吴都会站在这片罗汉松林里,伸伸胳膊踢踢腿,有时候兴致来了,隔着雾气对着山下啸叫。


16年前他种下了这片十几亩的罗汉松林,他喜欢呆在这里,除草、施肥、修剪,有时候一呆就是一天。


他今年67岁了,开始觉得力不从心,两个女儿都有各自的事业,没有人接他的班。


4000棵刚刚成型的罗汉松,他像儿女一样侍弄了十六年,从来没卖过一棵,也不知道该卖给谁,卖到哪里。



他叫吴志明,浙江龙泉人。在今年3月的嵊州花木采购大会行将结束的时候,我和同事老何在一角的桌子上敲着新闻稿,老吴走过来小声地问我:“你们是工作人员吗?”


随后他就把自己的情况竹筒倒豆子般讲给我听。那天我们着急要走,我打断了他,互相加了微信,约好下次再聊。


几个月后,他给我打了个电话。一开始我都忘了是谁,直到他又竹筒倒豆子般给我讲起他的罗汉松。



他说自己有4000棵罗汉松毛胚树,胸径6-8公分为主,想全部卖掉。


我说哦,您可以在中国园林网免费发布出售信息,别人搜到了需要的话会联系您。或者可以升级收费会员,被搜索到的几率会大大增加。


他说我种了16年,每一棵都按照造型的坯子精心修剪,有感情,不知道现在行情怎么样,能卖给谁,又有点舍不得卖。


我说那我介绍熟悉的苗木经纪人给您,让他给您的罗汉松估个价,如果有渠道也可以帮您销售出去。


他说我今年67岁了,身体不太好,再种下去又要投入更多资金和精力,有点力不从心了。


我说可以让我的经纪人朋友给您提些建议,是继续种好还是销售掉,或者请人来做造型。


他说,感觉自己站在了十字路口,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这句话让我的心里紧了一下。


说说您的故事吧,我一手举着电话,一边拉过身边的椅子,坐了下来。此时,我不再试图帮他解决什么,只想倾听这个徘徊在十字路口的老人,他的烦恼,和他的故事。


老吴13岁下地干活,小学只读到三年级。他不甘心一辈子当农民。


改革开放以后,他筹备自己办厂,为了找一个蚊香的配方,他独自北上,去了杭州、上海、扬州。那个时候,住旅馆都要开介绍信。


他离成功只差一步,却被人诓了,拿到一个错误的配方。但他已经知道正确的路在哪里,坚持下去定有希望。


但他放弃了。家里有老父要照顾,还有年幼的女儿,他选择结束在外奔波的日子,回到家乡。


后来他在老家办了一个木制品加工厂,很快就做得风生水起,很多采购商都排着队等他生产,十来个人的工厂一天到晚忙个不停。那些年,是他最辉煌的时候。


再后来,政府征地,拆除了他租赁的厂房。他也想过再造一个工厂,也试过换个行业,做电器、汽车配件,终究没再成功。


五十岁的时候,他选择了再次回归。


2000年,一个世纪结束了,一个世纪开始了。


他在自家旁边的山里租了十来亩地,种上了罗汉松。



他打小喜欢植物,看到漂亮的花花草草都会往家里种。满满的一院子。


又听人说罗汉松的价值很高,侍弄好了还能做成盆景,这也是他的最爱。


从撒下第一粒种子开始,他回归了农民的身份。开始在这片土地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耕作。


老吴是个细腻的人,他带着眼镜,看起来文绉绉的,但种起苗来却是一把好手。


水肥、病虫害、土壤、光照,这些都在他的掌控里。


更多的时候,他会按照未来作造型的定位,一棵一棵修剪罗汉松的枝条。他觉得自己像一个艺术家,更像一位母亲,看着孩子们一天一天长大成型。


老吴希望日子就这样一直过下去,一个人,十几亩罗汉松。




十六年后,老吴来到了十字路口。


每天接送宝贝外孙上幼儿园,再去山上侍弄宝贝罗汉松,下山的时候,他感到自己的脚有些抖了。也不再对着山下啸叫,只是常常在坐在树下,看阳光在浓密的树叶间穿梭。


听说政府又要征地了,老吴的十几亩地,估计也在征收范围。


他想了又想,想了又想,还是决定把它们卖掉。


卖到谁家苗圃,或者哪个工程上,以后自己还能经常去看看,长得壮不壮,造型美不美。


老吴的故事,就是这样。


————————————————————————


如果你对老吴的罗汉松感兴趣,可以点击这里,老吴在中国园林网注册了一个免费商铺,把他待售的罗汉松的详细信息和他的联系方式都发在上面。


如果你有苗木需要销售,可以在中国园林网发布你的供应信息,会有用的。


如果你有故事要讲,给我留言。



推荐阅读:


东莞珊:2022版矾根种植记录


东莞珊:2022版露薇花球种植记录


记一次云南花海基地的“四惊”之旅


江录保和他一手打造的绿保园林商会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